欢迎来到十堰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侨联概况 工作动态 热点资讯 为侨服务 侨界风采 魅力十堰
 
侨界风采

孟德声:为祖国和平统一鼓与呼

来源:     |          |     发布日期: 2017-09-05     |     [      ]

  

  2017-09-05 孟正圣(繁) 孟家人
  

 

  

 

  孟德声,男,汉族。1925年生于竹溪水坪镇阎家坝村,孟子后裔第73代庆子辈。自十六岁,离开家乡,至今一直在海外生活。孟德声,历史学博士,台湾东海大学教授,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促进会理事兼顾问,长期致力于两岸和平统一促进工作,1990年随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代表团访问北京,受到时任总书记江泽民接见。著述颇丰,代表作有《联邦地方分离主义与中国民族统一主义 》、《中国民族主义之理论与实际》等,以其强烈的民族感情和家国情怀,发表许多重要文章,反对台独分裂,呼吁和平统一,受到新法家等相关媒体推介与赞许。


  孟德声(庆)先生

  

 

  一只苍鹰从房屋里飞走

  民国十四年(1925年),7月19日的深夜,水坪阎家坝村一院平房里,一位布衣素衫的孕妇,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一只苍鹰,在堂屋里,扇起翅膀,扶摇几下就飞走了。醒后,感觉腹部剧痛,不久,就产下一个男婴,他就是孟德声。

  孟德声出生后,他母亲常常对家人说起这个梦,说这个儿子长大后,不会在他们身边生活。

  说来竟十分巧合,孟德声也是少小离家老犹未归。

  1941年,孟德声刚好十六岁,考入郧西县初级中学。毕业后,回本县水坪街中心小学当了半年教师。1944年的秋天,考取湖北省立第八高级中学(郧阳中学前身),在第八高级中学读书期间,孟德声感受到了抗日战争的激荡风云,知道作为热血青年肩上的担子与责任,毅然投笔从戎,响应国家知识青年从军的号召,同千千万万的学子一道参加青年军,立志抗日救国。

  他们从郧阳出发,步行月余,到四川万县入伍,编入青年远征军204师612团6连。同年秋,军事训练结业,学科成绩全队第一名。

  1945年,抗战胜利,日本无条件投降。孟德声选择报考新疆军官学校,从四川,入陕西,行至星星峡时,被拦截不许入疆。1947年春,只好转身,到浙江嘉兴青年中学就读高中二年级,两年后毕业。为了继续求学,在老师江应龙先生的鼓励下,自浙江经江西,从湖南到广州,次年9月到台湾高雄。在朋友的帮助下,考入台湾大学政治系。1954年毕业,获法学学士学位,同年又考入政治大学政治研究所,三年后毕业,获法学硕士学位。

  1957年在政治大学任教,担任讲师,1962年任副教授。1963年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奖学金,前往该校研究行政学一年。同年秋,转入渥太华大学图书馆学院,学习图书管理,毕业后,在加拿大艾尔柏大学从事图书馆工作。1968年秋,回台湾,到醒悟商业专科学校教英语。1969年4月,赴美国纽约,次年秋入圣约翰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修东西方思想史,获硕士学位。1980年1月,获得该校博士学位,博士论文为《儒家思想对抗中国共产主义——一个历史的、批评的研究》。

  1980年至1997年任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主授西方政治思想史、中国政治思想史、国际关系等。

  1997年1月,于东海大学退休,9月移居美国纽约市郊居住,从事阅读与写作。2005年回乡居十堰,后定居台湾桃源县。

  孟德声,现在已是91岁的耄耋老人,十六岁离开父母,在异国他乡求学、谋生,长达75年,其乡音未改,乡情更浓,至始至终葆有一颗爱国爱家的赤子之心。

  

 

  一方故土迎归客

  孟德声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自小受到孔孟儒家思想熏陶,受到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教育,像许多知识分子一样,有浓郁的家国情怀。

  1963年9月26日,孟爱声(孟德声三弟)突然收到了一封从加拿大渥太华写来的家书,10月27日,又收到两封信,一封是由水坪镇公所转交,一封是由水坪街怀德堂药房孟尚义转交。自此,兄弟情深,鸿雁传书不断。

  1983年,竹溪没有程控通讯设备,居民家中没有电话。孟德声和三弟孟爱声、四弟孟福声,在信中约好通话时间与地点,6月19日中午,孟爱声、孟福声两兄弟接到从纽约由上海接通的电话,当他们听到大洋彼岸那熟悉而又陌生的乡音时,激动得喜极而泣,好一阵双方都说不出话来。这一“特大新闻”,由《郧阳报》以《兄弟分别四十载,隔球通话叙深情》为题作了专题报道。


  郧阳的田野

  1987年8月,一个初秋晴朗的天气,水坪阎家坝一个农家小院里,一群人在争看一份《湖北日报》。原来,报纸上刊登了一篇《台湾民众接连举行活动——强烈要求台湾当局开放返亲限制》的文章。“新华社香港8月22日电,8月14日,在台北市举行的海峡两岸返乡探亲讨论会,吸引了1000多名听众。这个讨论会是由《大学杂志》社主办,中国民主促进联盟,外省人返乡探亲促进会协办。由文化大学法律研究所所长王志文、东海大学政治系教授孟德声、东吴大学教授曾祥驿、台北工专教授谢正一主讲。讨论会纷纷发表演说,要求台湾当局开放海峡两岸居民返乡探亲的限制。”他们看到这个消息如获至宝。这一特大新闻很快在村子里传开,家里人高兴,亲朋好友高兴,乡亲们也同样高兴。不少老一辈的人都说孟德声好,说出了我们想说而又没有说的心里话。

  报道还说:“在台北市,目前正在举行‘请认同自由返回乡里’的‘自由返乡运动’,……他们在街头散发传单,上面印有‘四十年来望穿海峡,苦苦思亲’的字样。一些人身上穿的衬衫也写有‘想家’的字样。”

  1988年4月4日,台湾“中国统一联盟”成立。台湾著名乡土文学作家陈映真先生当选为第一任主席,孟德声为理事兼顾问顾,他的妻子李玉蓉女士也是“联盟”成员。


  台湾“中国统一联盟”反台独活动

  中国统一联盟有一个共识:认为海峡两岸都是中国人,两岸同属于一个中国,坚决反对台独、反对分裂。他们都是自愿地把反对任何形式的民族分裂作为自己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 “中国统一联盟”成立伊始就明确阐明自己的宗旨:促进民族内部的团结与和平,建设民主统一的国家。它提出自己的主要任务是:主张民主运动与民族统一运动同时并举,巩固和发展海峡的和平构造,推动两岸同胞探亲、旅游、互访,增进两岸学术、科技、文化、艺术、体育交流,以及直接商贸投资、邮电航运,促进海峡两岸召开共商统一的会议。正是由于旗帜鲜明地主张“两岸统一”,“中国统一联盟”在很长时间内,特别是在李登辉掌权的十余年间,成为台湾岛内立场最为坚定的“反独促统”的政治团体之一。

  1988年9月4日,孟德声首次从美国纽约途经台湾、香港回到祖国,回到生他养他的鄂西北竹溪水坪阎家坝老家。这是他离开家乡四十四年后的第一次回乡探亲与家人团聚。当时,孟爱声、孟福声两兄弟亲自到武汉晴川饭店去接近半个世纪未曾谋面的兄长。孟德声首次探亲受到了省、地、县、镇各级组织和政府的热情接待与关怀。

  孟德声回到阔别四十四年的家乡,看到祖国和家乡的巨大变化,感慨万千。他说,家乡的变化比预想的要好得多,仅就人们穿戴上看就快赶上纽约、香港等大城市了,没想到鄂西北这个山区小县变化如此之大。他表示,今后要老当益壮,为祖国统一贡献一份力量。

  

   统一联盟的叩关之旅

  《团结报》1990年1月13日报道:设在台湾的“中国统一联盟”将组团于2月14日启程访问大陆。这是该组织成立两年以来,首次邀集全体数十名执、监委及统一主张代表人物所作的叩关行动,颇值注目。代表团由“统联”主席陈映真率领,主要团员有钱江潮、孟德声、谢学贤、毛铸伦、曾祥铎、刘国基、王晓波等。

  “统联”访问团一行二十七人,于2月15日下午抵达北京,备受媒体关注。《中国青年报》头版头条刊登新华社消息:中国中央主席江泽民,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中国统一联盟”大陆访问团,江泽民和各位同胞一一握手并合影留念。

  “在京期间,政协副主席王任重、钱伟长、程思远等会见并座谈。同时,民革中央名誉主席屈武、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副主席贾亦斌等设宴招待并会见座谈。”

  访问团先后到北京、西安、南京、上海等地访问,离开上海返回台湾时发表了声明,到台后,举行了扣关之旅的报告会。

  1994年9月23日,受北京海峡两岸协会邀请台湾、香港八所大学十位教授参加国庆观礼,受到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和平统一促进会钱伟长、“台联会”、“台研会”等接见及座谈。

  自1988年两岸开放探亲以来,孟德声先后八次回竹溪故里探亲访友,表现了对故土的眷念与深情。


  笔者孟正圣(繁)与孟德声(庆)

  

 

  主要思想及成就

  孟德声虽侨居海外,但时刻牵挂着家人、家乡和祖国。他亲眼看到家乡、祖国的进步和变化,殷切地希望祖国早日和平统一,并在各个关键时刻用笔在各大华文报刊发表文章,以笔为武器,批驳各种不利于祖国和平统一的错误言论,捍卫祖国尊严,维护祖国统一。其主要思想和成就为:

  主张和平统一祖国,反对台独,支持拥护中国共产党。

  孟德声,1988年和1990年,先后两次回到祖国,1990年随“中国统一联盟”代表团访问大陆后,回到台湾,就在《中华杂志》上撰文《我们对国是的看法与中共的建议》,次年又在该杂志发表《统独之争备忘录》,表达和平统一祖国,反对台独的主张。

  1994年2月,在《海峡评论》上发表《文化史观:历史是民簇斗争史——国家民簇虚无主义之克服》,反对民簇虚无主义,强调中华民簇斗争史就是民簇历史。苏联解体后,又在该杂志发表《中苏共之同异其命运——何故前苏联崩溃而中共不崩溃?》。文中列举了中国共产党有十大特点不同于苏联,并肯定地指出:“中国共产党人多以爱国救国为组党入党之动机与目的,亦多为爱国志士,为民簇牺牲奉献。”

  李登辉在台湾任职期间,大肆叫嚣“台独”。1993年11月21日,孟德声在《世界日报》发表《李登辉主义释析和评论》,对李登辉的分裂主张予以抨击。他说:“台湾人的尊严不在独立建国作帝国主义斗争,而是迅速与中共合作,谋求中国富强统一。台湾的安全与大陆不可分,台湾的前途在大陆。”又说:“李登辉主义即是台湾主义、台湾地方主义。中国统一富强是海内外十二亿中国人的热望与天职,是几千年中国历史传统的必然趋势。”

  宣扬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思想。这与其主张和平统一祖国是一致的。早年,孟德声曾在台湾《东海大学学报》上撰写《老子无为及和平哲学之分析》,文中说:“细研老子之言主旨,在于运用简单的、间接的、和平的、道教的,所谓‘消极的’方法以达到使用复杂的、直接的、暴力的、非道德的,所谓‘积极的’方法所难于不能到达的目的。”同时,还在该学报上撰文《核子时代战争与和平》、《星战计划之理论与实际》。文章从历史的与时代的高度主张和平,反对战争。

  热爱祖国,对祖国富强充满信心。

  上个世纪,全球部分社会主义国家如苏联、东欧发生信仰危机,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等形势,孟德声在《海峡评论》上,大书特书中国富强因素,以《迎接中国下一个汉唐盛世之来临》为题,表达对祖国繁荣昌盛的信心与爱国情怀。《时代周刊》(1993年6月14日)专栏报道他的《中国——世界下一个超强》,文章分析了中国共产党有能力有办法有气魄领导中国人民走向改革开放,繁荣富强的道路。

  人们在海外的媒体,常常可以看到孟德声掷地有声的文字:

  “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政党,而且历史悠久,组织严密与纪律良好的政党。中共党员加上共青团员有一亿八百万人,这当然是世界历史空前庞大政治组织。”“中华民簇由广大爱国的勤奋的群众同胞与无数的仁人志士、英雄豪杰所构成,必能不分阶级、地域及宗教,精诚团结、自强不息,迎接下一个汉唐盛世之来临,并联合爱好和平之民簇,促进世界大同。”

  《中国民簇主义必然战胜内外敌人》,孟德声在这篇文章中指出,中国共产党及政权有两种属性,即共产主义属性与中国属性。自六十年代中苏开始分裂后,中国共产党的属性日益增加。自七十年代末,开始推行改革开放以来,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近二十年来,摸着石头过河,走中国人自己的道路,不俄化、不西化,而是中国人化,即中国民簇主义的实践,故能在经济方面取得可观的成就。他的论述与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有许多相似之处。

  重视学习,认为学习是自救与济世之本。

  孟德声,出身耕读之家,纵身于大千世界,这于他勤奋好学,自励向上,有直接关系。在获得博士等五个学位的同时,十分关注家人、国人的文化教育和科学知识的培养。他回乡祭祖,上白岩山,面带微笑,行八拜九叩之礼。后以其父之名,建海清楼,聚兄弟居之。凡有后生拜谒,常以《中庸》之语“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告之,即使自己天分差一点,通过勤奋也能达相同的水平。

  1999年1月,在纽约寓所,写了近两万字的文章,专门讲了求知的重要性及方法。题目为《精读记诵、苦练成功——学问为自救济世之本》,从十八个方面论述列举了求学的重要性和方法。这不仅是个人治学心得之总结,也是对后来者的殷殷希望。

  文章说:“在生存困难、竞争激烈的人类社会中,个人与民簇的落伍失败,被侮辱奴役、至被肢解消灭,扮演悲剧主角,其根本原因在于愚昧无知、自暴自弃、苟且偷安;丧失信心、尤其是民簇自尊心、自我作践、怨恨祖宗、鄙弃传统、喜新厌旧、漂浮无根、崇洋媚外、东倒西歪、食洋不化、鲁莽蒺裂。”

  “吾国人同胞,为自救救国计,必须立定志向,下定决心,效法前贤,健全自己。从旧到新,从传统到现在,从古代到现代,从古典到时尚,从文言到白话,从中到外,从古到今,前后相接,融会贯通,兼容并包,综全创新。”

  “就国簇而言,勤俭建国,教育第一。就治学而言,泛览以知概略,而精读记诵尤为学习之基本功夫。眼、耳、口、心、手,五到俱备,勤学苦练、牢牢记忆;博古通今,学贯中西。”

  他信奉身体是学习、工作、生存的本钱。孟德声一生不吸烟不嗜酒,并严格要求家人也不吸烟。曾在一次家信中这样写到:“所有家人,一定要戒掉吸烟这一坏嗜好。如果不戒,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烟未戒除,请不必来信。”千言万语,健康第一,没有身体,一切免谈。

  孟德声在《自叙传略》中写道:“余自幼生于抗日战争时期,自幼受民簇主义、爱国主义熏陶、渐服膺儒家思想与孙文主义、以爱国救国自期。碌碌一生、空有此志,不胜惭愧。鉴于近代我国家之忧患、实源于知识分子之民簇虚无主义、鄙弃文化历史传统,非西化即俄化,崇洋媚外、自卑自贱、乃于退休后,撰写《中国民簇主义之理论与实际》一书。”这是老一代知识分子“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精神写照。


  笔者孟正圣(繁)著   竹溪名人

 

  四十年家国,封封家书抒深情


  郧阳一景

  孟德声,自十六岁离开家乡,四十多年阔别故里,凡家书数以百计,内容和千千万万海外华人一样:故土难忘,家国情深。现摘录几个片段如下:

  1984年,第二十三届奥运会在洛杉矶举行。孟德声在信中写道:“当我们看到中国奥运会代表队进场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当女排打败美国女排时,所有的中国人都由衷地感到无比兴奋、骄傲,我也不例外。虽然我在美国居了近二十年,我无时不爱着自己的祖国。”

  “上周我们全家吃到‘湖北皮蛋’,是在纽约‘中国城’买到的,很不错的。……想不到我们在美国也能吃到家乡的东西吧!我们也曾买过四川的榨菜、东北的红枣、新疆的哈密瓜、葡萄干、湖南的腊肉、辣椒酱等中国物品和食品,我们吃过、用过,真有意思。”

  1964年8月22日信:

  “当我第一次接到你的信时,我兴奋得难以自制,于是跪在床前,好久才站起来读你的信。足有一星期之久,高兴得很,是一生中所没有的那种高兴。”

  “祖国的任何书籍杂志均可以寄到海外,没有问题、可以收到。关于《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共产党史》、《毛泽东选集》、《列宁全集》、《中共党史》等大部头书,不知贵不贵,我想买一些。”

  1987年6月19日:

  “照片中的谭家梁子又给我带来许多回忆及喜悦。谭家梁子有我的足迹,我曾在梁子上打过猪草。梁子的东头是太元寺。曾越过梁子到余家大姐家去过多次。1944年的农历新年前夕,大哥送我翻过梁子,离别故土,踏上征途。一别四十余年了,风景依旧,人事全非,大哥早已离开我们一去不返。哪一天,我这个天涯游子才能重登梁子,眺望梁子下坝上的景色呢?”

  “回忆前程,展望未来,不胜唏嘘!在回忆中我最不能淡忘的是故乡的一切。我曾想过多少次,我未来半生的最大愿望之一是回到故乡——我那生长的地方,去看我曾到过的每一角落和我记忆中的每一个人,去看故乡的一草一木一泉一石。”

  “幼年时,每到夏天,我最喜欢屋后不远的那条小河。在小河的深处我曾学过游泳,在河边我曾陪妈妈或姐姐们无数次地洗衣服。天旱时,那条小河的水会变得很细很小。可是在暴雨后,它会涨得很大,冲毁岸旁的一切。我曾有过多少次上阎家寨,曾有过许多次去过祖先的坟墓……二十年前的故乡如今在我的记忆中像梦境一样,我不能不想象它现在如何?”

  “四十年家国,万里关山,重洋远隔,真不胜今昔之感!少小离家老犹未归……”

  孟德声,已过耄耋而望期颐之年,好在1988年后,先后八次回大陆探亲,故园依稀,可慰乡愁之万一。愿有鸿雁传海峡,后生翩跹相往来。

  

郧阳一景

  

 

  图/文 来自 孟正圣(繁)

  

 



下一篇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湖北省十堰市归国华侨联合会 信息报送 管理后台
地址:湖北省十堰市北京中路6号信访大楼6楼  电话:0719-8109996  传真:0719-8666673
电子邮箱:hbsyql@126.com  邮编:442000  技术支持:十堰政府网